本站真誠介紹香港這個「東方之珠」和「亞洲國際都會」

亚洲国际都会 asiasworldcity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新闻 >

河南女子香港遭遇天價藥 說好470元被刷3萬

本文发布时间: 2015-Oct-16
本文内容:

國慶黃金周青島“大蝦”宰客事件刺痛了王麗的神經,38元一份變38元一只引發全國熱議,但那盤蝦價格就是1520元。而今年7月,當王麗踏上人生第一次赴港之旅時,她未曾想到,等待她的竟是一個30000港元天價藥陷阱。一千多公裏外的河南省信陽市,王麗依舊在等待香港海關幫她討回公道,而深圳的曹天天則選擇赴港一“鬧”,討回14500港元中的10000港元。他們的維權困境是一群人的困境,在一個聚集了一百多號人的受害者QQ群裏,他們不願默默承受那屈辱的購物經歷……河南女子香港遭遇天價藥 說好470元卻被刷3萬470元的鳳尾草刷卡時變3萬元距離香港一千多公裏外的河南省信陽市潢川縣,王麗依然在等待著香港執法部門能幫她討回公道。人生第一次赴港便遭遇了30000港元的天價藥陷阱,讓她至今懊悔不已。今年7月25,王麗和老公及兒子走進了銅鑼灣駱克道的一家藥房,男店員隨即“熱情地”招呼了他們,稱其老公黑眼圈明顯,相信是經常喝酒晚睡,並熱情地開出了藥方:用鳳尾草、三七花、三苓這三種藥材調理肝臟。婉拒後店員隨即提出有優惠,鳳尾草470港元,其他2種藥材免費贈送。這時王麗想到了自己患有肝病的弟弟正好需要護肝,問了數遍價錢都得到470港元的答案後,店員隨即把一把鳳尾草磨成粉,王麗則拿出了銀行卡。她沒有想到,自己會被刷掉3萬港元。河南女子香港遭遇天價藥 說好470元卻被刷3萬王麗出示的單據。王麗回憶,當時一開始先刷了一張信陽銀行的卡,但說余額不足,隨後又用了一張建行的信用卡,還是說余額不足。眼見2張卡都沒刷成,店員才告訴她總價不是470港元,而是3760港元,她當即表示太貴,店員則以已經磨成粉等各種理由表示為難,最後打8折算3000塊。本著認栽的態度,王麗拿出了第3張銀行卡。在簽完名那一刻,她才驚覺自己竟被刷了30000港元,此時她從店員手裏拿到了那張寫著8兩/80錢37600的收據,後來店員又在上邊標註了“因客人帶不夠錢,所以原37600再打八折3萬”。回想起中招的經過,王麗懊惱不已。為什麽自己一直沒有註意刷卡機上的金額?為什麽輕信了店員的話?為什麽自己一直以為的誠信香港,會出現這樣的騙術?盡管香港消委會和香港海關介入了事件,但王麗至今並沒能獲得退款,而據她表示,那筆錢原計劃是給父母補繳養老保險之用。河南女子香港遭遇天價藥 說好470元卻被刷3萬最後王麗被刷走了30000萬買人參刷卡時“兩”變“錢” 680元變2萬當王麗仍在河南家中等待消息時,同樣遭遇了天價藥陷阱的曹天天(化名)從深圳前往香港,他選擇在中秋假期赴港一“鬧”,討回了14500港元中的10000港元。今年9月14日,曹天天來到了尖沙咀一間藥房,店員熱情地招呼了他。購買人參時,他數次詢問是不是680港元一兩,對方含糊其辭。1名店員在接過曹天天的信用卡後隨即直接走VISA通道,免密刷了5萬多港幣,另一位店員迅速將人參切片磨粉。這時曹天天才從店員口中知道680港元是1錢的價格,當即拒絕簽單。爭執之後,店員稱各退一步,取消原先的單,又重新刷了21760港元,他再次拒絕簽字。又是一番吵鬧,最後為了能夠脫身,曹天天只好同意購買部分,刷卡14500港元。河南女子香港遭遇天價藥 說好470元卻被刷3萬“很老套的一個騙局。”曹天天頗為無奈,原本只是買點人參給爸媽補身體,之前也看過單價19800港元天價黑鬼油的報道,所以買的時候反復確認,“沒想到還是被套了。”在向香港消委會和香港海關投訴都得不到滿意的結果後,曹天天再也坐不住了,趁著中秋假期,他連同另一個天價藥的受害者赴港討錢。店家一開始提出2種方案:要麽一分錢不退,你去找律師上法院解決;要麽你買到一模一樣的人參還回來,全額退款。曹天天一定要討個公道,拿出香港消委會和香港海關的投訴回執,記不得再吵了多久,店家終於做出退步,願意退款10000港元。“先把10000要回來,剩下的事情再慢慢跟你磨。”曹天天說。百人QQ群痛訴香港被宰經歷事件發生後,王麗加入了一個香港購物被騙維權群,群裏135個成員都有和她類似受騙經歷,希望聯合起來一起維權。建群者網友陳小姐2013年底在港購買花膠時遭遇“斤變兩”的陷阱,涉及款項15530港元。幸運的是,她向香港消委會的投訴顯現了效果,收到了退款。事後為了讓類似受害者有個交流的地方,她建立了QQ群,不少人的群名片都改成遇騙藥房的名稱。部分受害人的自述“不要責怪自己,想辦法解決。”當曹天天在群上講述自己的經歷時,群友這樣鼓勵他。大家不單交流各自的經歷,也探討處理的辦法。幸運的人能夠因此獲得部分退款。來自佛山的李小姐在旺角一家藥房購買花旗參遭遇“斤變兩”,投訴後近日接到了回復,店家提議退回1900港元,即有關總額9500港元的20%,而李小姐無須退回任何貨品。當她把回復截圖發上群裏後,有群友告訴她“要求全部退,不能妥協”。難道要靠“鬧”麽“很想嘗試一下走法律途徑。”盡管赴港討回了10000港元,但曹天天並不想就此結束此事。“那些不良商家正是看中內地旅客走法律途徑維權的困難,才動輒就說要麽你去法院告。”單價19800港元的天價黑鬼油事件經廣泛報道,消費者獲得了退款,店鋪結業。但在受害人看來,很多時候因為個案金額不大、情節吸引讀者的眼光不夠等原因,他們的經歷沒法在媒體上呈現。另一方面,香港消委會只是協調機構,並非執法部門,而香港海關作為執法部門,在各種詢問事件詳情後,還是得遵循法律程序去處理,受害人往往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。香港黑鬼油事件。曹天天以自己為例說,自己也沒有現場錄音,沒有現場監控的證據,也可以說那是價格糾紛。可是那麽多人中了這樣的騙局,如果執法部門解決不了,難道真要靠當事人去鬧麽?青島天價蝦宰客的事件中,當地相關職能部門廣受批評,曹啟蘭想不通,為什麽法治香港也會難以處理類似的事件呢?“我不求要回剩下的錢,只求能告訴更多的人,別再去上當了。”深圳的丁先生告訴記者,2014年底在港購買花旗參遭遇“斤變兩”,其後赴港退了一半貨,討回一半價款,他說那是“一次屈辱的購物經歷”,留在手裏的4兩花旗參,當做警示品了。到底該怎麽辦?香港海關8月公布的數據顯示,香港監管藥房不良營商手法的條例實施2年以來,海關共調查1296宗個案,藥店行業最多,但最終被檢控的個案分別只有149宗。找香港海關?“請你先發詳細說明和發票的郵件給我們“2015年10月14日,大大君致電香港海關24小時投訴熱線,海關工作人員稱,如果涉及退款等適宜,建議先找香港消委會進行協調。當詢問當消費糾紛發生的第一時間、是否可以致電海關並派工作人員趕到現場時,對方表示海關只能通過後續調查來跟進,第一時間只能找警察,但警察卻並沒有針對不良營商行為的執法權。即便海關跟進,消費者也不一定能順利拿到退款。海關工作人員表示,消費者必須先發送包含購買過程的詳細說明、以及含有購物發票的郵件到海關,海關再反饋該個案是否可以處理。告到法庭?“如果你沒記錄交易過程,舉證有困難”如果案件順利進入到法庭檢控程序,則一定需要消費者本人到香港法庭當庭對涉事藥房進行檢控。而由於消費過程往往沒有全程對話錄音或者錄像,最後法官會取信於消費者還是商家的說法,要看具體案例分析。香港海關特別調查科監督許偉明也承認,因需記錄整個交易過程,要向法庭舉證檢控此類案件確實有困難。找香港消委會?“我們只扮演調停者角色“大大君再聯絡到香港消委會。對方表示,消委會在整個過程中也僅限扮演調停者的角色。即便發現商家有明顯違反條例的行為,如果商家始終不合作,消委會也沒有辦法,只能建議投訴人尋求小額錢債仲裁處等其他途徑去申索退款。找香港小額錢債審裁處?“你先交表格排期,要等兩個月上庭”大大君獲悉,香港小額錢債審裁處可在消費者遇到不公平待遇時,透過該處追討不超過等值港幣5萬元的申索,但內地消費者想要成功申索可謂困難重重。該處工作人員表示,消費者必須親自到該處遞交申索表格、等排期,一般需要等待60天左右才能上庭。開庭時,一定要本人親自出庭聆訊。也就是說,如果消費者發覺受騙是在離港之後,他需要至少返回香港兩次才能完成小額錢債申索。這對於大部分內地省份的遊客而言,成本相當高。“外地人去趟香港不容易,我在深圳想過去就過去。”曹天天說,QQ群裏不時有新的受害者加入,自己真想來走一次法律程序,看看結果到底如何。


(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本网站以及域名有仲裁协议(arbitration agreement)。

依据《伯尔尼公约》、香港、中国内地的法律规定,本站对部分文章享有对应的版权。

本站真诚介绍香港这个“东方之珠”和“亚洲国际都会”,香港是本站的业务地点。

本网站是"非商业"(non-commercial),没有涉及商业利益或竞争。


2022-Mar-07 06:36pm (UTC +8)
栏目列表